蘭陽平原是噶瑪蘭族的原鄉

根據噶瑪蘭族傳說,很久很久以前祖先是來自南方Sanasai的島嶼,為了尋找適當居住地,噶瑪蘭族祖先們飄洋過海,終於發現肥美的蘭陽平原,祖先們便決定在此安身立命。

 

考古學家劉益昌於宜蘭史前文化序中指出,噶瑪蘭族屬於十三行文化舊社類型,距今約1000年前。噶瑪蘭族選擇近海砂丘或河流下游岸邊,並往內陸平原邊緣沼澤深入,部落多臨水而居,善用水生資源,以茅草成屋,以農耕、漁獵為生,過著樂天知足的生活。

 

噶瑪蘭族是蘭陽平原的主人

1634年,西班牙人以武力侵佔蘭陽平原,這是西方海上霸權國家首度殖民噶瑪蘭族。1642年,荷蘭東印度公司,把台灣北部的西班牙人趕走。1644年,荷蘭派遣軍隊到蘭陽平原利用武力威迫,噶瑪蘭族人雖以武力對抗,仍敵不過現代化武器,被迫以鹿皮或稻米為貢,到了1661年,荷蘭人敗給鄭成功,才結束西方霸權在蘭陽平原將近三十年的剝削控制。自此一百餘年,噶瑪蘭族遠離外人的控制侵擾,再度成為蘭陽平原的主人。

 

失去家園

1768年(清乾隆33年),漢人林漢生率眾由淡水搭船在烏石港登陸進入蘭陽平原,不過林漢生等人不被當地原住民族歡迎,被驅趕離開。1787年,漳洲人吳沙號召一群人,欲進入蘭陽平原北部,但遭淡水廳禁止。1796年農曆九月十六日,吳沙再度率領漢族漳、泉、粵一千多人,從烏石港附近登陸,侵佔土地建立了第一個據點─頭圍,漢人在四周建造城牆防止「番害」,並逐漸擴展勢力。數年後漢族人口在蘭陽平原大量增加已成事實,清朝政府在被動情況下於1810年,把蘭陽平原納入版圖,將其地名「蛤仔難」改為「噶瑪蘭」。1812年,清朝設置噶瑪蘭廳後,實施噶瑪蘭族保護政策

 

清朝對噶瑪蘭族聚落-「蛤仔難三十六社」,實施「加留餘埔」制度,由於制度缺乏積極性,強勢的漢族依舊以巧奪、欺騙等手段,佔有噶瑪蘭族土地。1835年,清朝通判柯培元感受到官吏及漢族欺壓噶瑪蘭族人「賤如土」,於是他作了一首<熟番歌>,以勸戒父母官善待噶瑪蘭族:

人畏生番猛如虎,人欺熟番賤如土

強者畏之弱者欺,無乃人心太不古

熟番歸化勤躬耕,山田一甲唐人爭

唐人爭去餓且死,翻悔不如從前生

……(噶瑪蘭廳志卷之八)

 

噶瑪蘭族在進入清代國家體制後,土地被侵占的情況非常嚴重,傳統社會產生鉅大變遷。因此離開原居地的族群關係、尋求新空間的生存機會,是噶瑪蘭族人跳脫貧窮化的選擇。1853年,以加禮宛社為主體的噶瑪蘭族開始大量遷徙,有的移往宜蘭三星、蘇澳、南方澳一帶,有的南下遷移到花蓮、台東地區。

 

花東地區噶瑪蘭族概說

從牡丹事件到加禮宛事件

1874年,發生了日軍進犯南台灣的「牡丹事件」,促使清朝意識到臺灣後山地區的重要性,於是著手規劃臺灣北、中、南三路的開通,以利進行後山「開山撫番」的統治部署。1875年,開通北路(蘇澳到花蓮),清朝殖民統治勢力正式進入東部,並在東部各要地部署軍隊,同時引進漢族到後山移墾,使得後山的原住民族群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,抵抗、攻擊事件,屢屢不絕。

 

南下遷移到花蓮二十餘年的噶瑪蘭族建立了安身立命的家園─加禮宛社(今新城鄉嘉里村)。緊鄰美崙溪北岸的加禮宛社人口將近2千人,是一個大型聚落。1878年,3、4月間,因清官招搖撞騙,又按田勒派,詐索加禮宛社不少金錢;又發生官軍購買土產時過於欺壓,且有凌辱婦人之事發生,使加禮宛社人忍無可忍,於是聯合撒奇萊雅族(居住今花蓮市)共同抵抗清朝軍隊,而爆發了「加禮宛事件」。兩族與清軍相峙數日,部落慘遭焚燬,4、5千名兩族族人戰死在部落和逃難的路途上。戰事結束後,清朝採取報復手段,總兵吳光亮採取「勒遷以分其勢」的政策,將大多數的噶瑪蘭族與撒基拉雅族人,勒遷到東海岸與花東縱谷地區。

從此兩族人被迫隱匿到阿美族部落或遠走他鄉。自此兩族在歷史上「消失」,成為流浪的民族。

 

部落分布

若以1878年「加禮宛事件」為噶瑪蘭族人遷移至新社部落為起點,至今已有130年歷史了。事件後,花東地區便無大型的噶瑪蘭族聚落,而噶瑪蘭族人被勒遷的聚落中,又以新社部落內聚居最多噶瑪蘭族人。

阮昌銳(1965年)在東海岸的調查顯示,包括花蓮縣豐濱鄉的磯崎、新社、豐濱、立德、石梯、蘭諾、靜浦,台東縣長濱鄉的大峰峰、樟原、三間屋、長濱、崎腳、田組、永福、南竹湖、南掃別、竹湖、城山、寧埔,成功鎮的石雨傘、白守蓮、新港等地,共有225戶、1289人。人數較具規模的聚落則為:新社、立德、大峰峰、三間屋等。

蘭陽平原是噶瑪蘭族的原鄉

根據噶瑪蘭族傳說,很久很久以前祖先是來自南方Sanasai的島嶼,為了尋找適當居住地,噶瑪蘭族祖先們飄洋過海,終於發現肥美的蘭陽平原,祖先們便決定在此安身立命。

考古學家劉益昌於宜蘭史前文化序中指出,噶瑪蘭族屬於十三行文化舊社類型,距今約1000年前。噶瑪蘭族選擇近海砂丘或河流下游岸邊,並往內陸平原邊緣沼澤深入,部落多臨水而居,善用水生資源,以茅草成屋,以農耕、漁獵為生,過著樂天知足的生活。

噶瑪蘭族是蘭陽平原的主人

1634年,西班牙人以武力侵佔蘭陽平原,這是西方海上霸權國家首度殖民噶瑪蘭族。1642年,荷蘭東印度公司,把台灣北部的西班牙人趕走。1644年,荷蘭派遣軍隊到蘭陽平原利用武力威迫,噶瑪蘭族人雖以武力對抗,仍敵不過現代化武器,被迫以鹿皮或稻米為貢,到了1661年,荷蘭人敗給鄭成功,才結束西方霸權在蘭陽平原將近三十年的剝削控制。自此一百餘年,噶瑪蘭族遠離外人的控制侵擾,再度成為蘭陽平原的主人。

失去家園

1768年(清乾隆33年),漢人林漢生率眾由淡水搭船在烏石港登陸進入蘭陽平原,不過林漢生等人不被當地原住民族歡迎,被驅趕離開。1787年,漳洲人吳沙號召一群人,欲進入蘭陽平原北部,但遭淡水廳禁止。1796年農曆九月十六日,吳沙再度率領漢族漳、泉、粵一千多人,從烏石港附近登陸,侵佔土地建立了第一個據點─頭圍,漢人在四周建造城牆防止「番害」,並逐漸擴展勢力。數年後漢族人口在蘭陽平原大量增加已成事實,清朝政府在被動情況下於1810年,把蘭陽平原納入版圖,將其地名「蛤仔難」改為「噶瑪蘭」。1812年,清朝設置噶瑪蘭廳後,實施噶瑪蘭族保護政策

清朝對噶瑪蘭族聚落-「蛤仔難三十六社」,實施「加留餘埔」制度,由於制度缺乏積極性,強勢的漢族依舊以巧奪、欺騙等手段,佔有噶瑪蘭族土地。1835年,清朝通判柯培元感受到官吏及漢族欺壓噶瑪蘭族人「賤如土」,於是他作了一首<熟番歌>,以勸戒父母官善待噶瑪蘭族:

人畏生番猛如虎,人欺熟番賤如土

強者畏之弱者欺,無乃人心太不古

熟番歸化勤躬耕,山田一甲唐人爭

唐人爭去餓且死,翻悔不如從前生

……(噶瑪蘭廳志卷之八)

噶瑪蘭族在進入清代國家體制後,土地被侵占的情況非常嚴重,傳統社會產生鉅大變遷。因此離開原居地的族群關係、尋求新空間的生存機會,是噶瑪蘭族人跳脫貧窮化的選擇。1853年,以加禮宛社為主體的噶瑪蘭族開始大量遷徙,有的移往宜蘭三星、蘇澳、南方澳一帶,有的南下遷移到花蓮、台東地區。

花東地區噶瑪蘭族概說

從牡丹事件到加禮宛事件

1874年,發生了日軍進犯南台灣的「牡丹事件」,促使清朝意識到臺灣後山地區的重要性,於是著手規劃臺灣北、中、南三路的開通,以利進行後山「開山撫番」的統治部署。1875年,開通北路(蘇澳到花蓮),清朝殖民統治勢力正式進入東部,並在東部各要地部署軍隊,同時引進漢族到後山移墾,使得後山的原住民族群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,抵抗、攻擊事件,屢屢不絕。

 

南下遷移到花蓮二十餘年的噶瑪蘭族建立了安身立命的家園─加禮宛社(今新城鄉嘉里村)。緊鄰美崙溪北岸的加禮宛社人口將近2千人,是一個大型聚落。1878年,3、4月間,因清官招搖撞騙,又按田勒派,詐索加禮宛社不少金錢;又發生官軍購買土產時過於欺壓,且有凌辱婦人之事發生,使加禮宛社人忍無可忍,於是聯合撒奇萊雅族(居住今花蓮市)共同抵抗清朝軍隊,而爆發了「加禮宛事件」。兩族與清軍相峙數日,部落慘遭焚燬,4、5千名兩族族人戰死在部落和逃難的路途上。戰事結束後,清朝採取報復手段,總兵吳光亮採取「勒遷以分其勢」的政策,將大多數的噶瑪蘭族與撒基拉雅族人,勒遷到東海岸與花東縱谷地區。

從此兩族人被迫隱匿到阿美族部落或遠走他鄉。自此兩族在歷史上「消失」,成為流浪的民族。

 

部落分布

若以1878年「加禮宛事件」為噶瑪蘭族人遷移至新社部落為起點,至今已有130年歷史了。事件後,花東地區便無大型的噶瑪蘭族聚落,而噶瑪蘭族人被勒遷的聚落中,又以新社部落內聚居最多噶瑪蘭族人。

阮昌銳(1965年)在東海岸的調查顯示,包括花蓮縣豐濱鄉的磯崎、新社、豐濱、立德、石梯、蘭諾、靜浦,台東縣長濱鄉的大峰峰、樟原、三間屋、長濱、崎腳、田組、永福、南竹湖、南掃別、竹湖、城山、寧埔,成功鎮的石雨傘、白守蓮、新港等地,共有225戶、1289人。人數較具規模的聚落則為:新社、立德、大峰峰、三間屋等。

協會簡介:

1987年起新社部落的噶瑪蘭族後裔號召、組織全國各地族人,經年不斷地向政府及社會大眾發動聲明,強烈的表達噶瑪蘭族人的存在,並且要求恢復族名之政治訴求。歷經了15年之久,終於在2002年12月列入台灣原住民族行政體系中,正式成為第十一族。

 

祖居宜蘭縣蘭陽平原的噶瑪蘭族人,在歷史的洪流中,因生存空間長期被壓縮下,數度遷移(宜蘭的蘭陽平原→花蓮的奇萊平原→散居東海岸)。

 

噶瑪蘭族復名之前,隱默在阿美族的生活文化圈內,雖然族人仍保有噶瑪蘭族的語言、祭儀等文化,過程中受到因地制宜的關係有所變遷。因此在復名運動期間,新社部落有識之士與耆老們,開始思考、探索,如何提振祖先的精髓遺產,以及未來的文化發展、部落建設與族人生計等問題。遂於復名成功後翌年,2003年8月成立「花蓮縣噶瑪蘭族發展協會」,冀望開拓一條族人得以擴展之路。